關於唐吉訶德

 

主題

一.    人性

二.    愛情

三.    自由

四.    人的生命及生命中的要素

 

賽萬提斯的作品常對人性有一番探討。人性並非一成不變,而是有進展的。一開始是腦筋清楚的正常人,繼之是瘋癲,或者清醒中有瘋狂,最後又恢復正常。桑丘則是起初頭腦簡單,後來有些機靈,最後是沾上遊俠騎士的味道。作品中其他的角色為愛情所醒悟改變個性、看法的亦大有人在。

情愛是堂吉訶德傳中許多人物生命的信念。深究其心理因素不是三言兩語可道盡的。吾人可窺見慾望、力不從心、挫折所導致的神志錯亂、逃避現實甚至於最後完全變了一個人的案例。

上天賦予人類最大的資產是自由。命運操縱在人類手中的。

人生並非一帆風順的,苦樂摻半,有快樂也會有痛苦,這種領悟會讓我們對生活不絕望,有信心。這也印證基督教人本精神、敬業信念。

 

架構

除了吉訶德主僕冒險主線外,有一些故事穿插其中。這些故事亦與當時仍可見之文類有牽連:

1.牧人小說(novela pastoril)

2.言情小說(novela sentimental)

3.義大利短篇小說(novela ejemplar italiana)

4.摩爾人小說(novela morisca)

 

馬賽拉(Marcela)的故事涉及牧人小說,兩對情侶卡迪鈕與柳辛達(Cardenio y Luscinda)、費南度與多若泰(Fernando y Dorotea)中可見言情小說影子。摩爾人小說情境可由俘虜自述之故事中窺見,賽萬提斯將自己俘虜經驗呈現於此。

何必追根究底”(El curioso impertinente)則取當時流行之義大利短篇小說形式賦予教誨意義。

 

一如騎士小說及流浪漢小說所常見的,書中的人物由一地遊蕩至另一方,吉訶德先生三次出遊,行經西班牙的中南部(La ManchaAragón)及東北部的加泰隆尼亞(Cataluña)

 

 

在『堂吉訶德傳』中沒有一段情節是可以預知的,主要是一連串不斷有後續的事蹟,彼此之間並不一定連貫但或多或少會牽涉到主人翁身邊的事。

 

吉訶德先生三次出遊,每一次都是為了找尋冒險而到處漫遊。最後還是返回她的村子去。每一次的旅行成為出遊(Salida),並非一去不復返,而是有固定的架構、特色及遊程。上冊中有兩次出遊,第三次的出遊可在下冊中見到。

 

1605年出版的上冊中,主要的情節為吉訶德先生的冒險,但有一些穿插的故事打斷了主線情節。這些穿插的故事各有特色。『何必追根究底』(El Curioso Impertinente)上冊第三十三章至三十五章是神父在旅店中為旅客頌讀的,故事發生在十六世紀的義大利斐冷翠(Florencia)這是文學中的文學,此部份我們可以分開來閱讀,因與主要情節無涉。

 

上冊三十九章至四十一章『俘虜的故事』亦是可以分開閱讀的部分,但俘虜的生平的介紹與『何必追根究底』太接近了,把吉訶德先生的活動拉遠了。

 

上冊第十二章至十四章的『格利索斯托莫與馬賽拉』(Grisóstmo)屬牧人小說,但故事是經由牧羊人口中說出來的,另有一部份是吉訶德先生與桑丘所親身經歷的。

 

卡迪鈕與柳辛達、費南度與多若泰的兩對情侶故事,有一部份是由人物口中敘述出來,他們或多或少都涉入了吉訶德先生的冒險中。

 

我們做比較可發現,上冊中針對騎士小說做諷刺,下冊內容則集中在主角的冒險上。上冊主人翁尋找冒險,下冊中則是虛構世界的其他人為他們兩人設計冒險,因為主僕瘋狂行徑已大大有名,大家都想作弄他們。

 

1615年出版的下冊中,作者修正了上冊架構鬆散的情形,將吉訶德先生與桑丘的冒險變得更緊湊;並且避開大量的穿插故事敘述,我們可以見到主僕兩人經常一起行動及對話。

 

桑丘赴「便宜他」(insula Baratarial)海島就任,吉訶德先生則留在公爵的宅府內。兩人身上發生的事由四十四章起是分開敘述的。四十四章談吉訶德先生的事,四十五章則敘及桑丘的故事,四十六章又回到吉訶德先生身上,四十七章講桑丘發生的故事,四十八章再講吉訶德先生的事,四十九章關於桑丘,五十章至五十四章仍是如此的方式敘述。

 

『堂吉訶德傳』第九章中可窺見賽萬提斯的騎士故事之安排:

1.有位學識淵博的學者蒐集其他作者之資料及拉曼恰區的檔案,因此整理出吉訶德先生之事蹟。

2.多雷多(Toledo)市場發現之摩爾人熙德阿梅德貝南黑利(Cide Hamete Benengeli)的手稿。

 

這是一反騎士小說中騎士故事是以秘笈方式被發現的安排。